关于

旧人故事

强行模仿古龙风的产物

也不知道写了个啥

发一份到这里存个档


“千载弦歌,芳华如梦。”

她的扇子敲在掌心,一双眼看着窗外斜探进屋的一枝杏花,那一点点红色的萼片映在眼底,一如画上的美人眉间一点朱砂,泛起细细碎碎的涟漪。她举起酒盏,手的位置摆的随意,手势却优雅而一丝不苟:“那是我的琴铭。”

“那张独幽?”面前的人开了口。

她笑:“对,独幽。难为你还记得。”

言罢,她不等面前那人答话,将酒盏压在唇边一饮而尽。

上好的照殿红,配上雕琢完美的白玉杯和恰到好处的春风,似乎让这北境的小镇也多了几分江南的风雅。

她的指尖是握笔抚琴的文气,是拈花把酒的温润,可是却少有人知,那双手亦是执过长剑,握过利刃的。她有剑有刀,却极少出鞘,因为即使是她用衣袖同你打,你也打不过她。

她自己也讲过,她不爱杀人,相反,她爱救人。

生命好好的,为何要毁去呢?

她养花酿酒,抚琴吹箫,行医用药,过得很潇洒。

当然,她的主业还是江湖上的百晓生。她知道很多很多关于别人的秘密,也说过很多很多各式各样的故事。

可惜,虽然从十五及笄便开始品评天下人物,她爱的却从来都是玉人桥下箫映月。

不是五陵年少剑照霜。

活着那样好,为什么要为了一个第一,一个地位,把性命丢掉呢?

她看得透,却不希望自己明白。

所以今天她看着面前的人,突然想给他讲一个故事。

她想讲,就讲出来了。

“我想给你讲个故事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你陪我喝酒,还听我弹琴。”

顿了顿,她又补了一句:“现在能在西风台安安静静地听我弹琴的故人,不多了。”

他说:“因为我是个骗人的道士,能让我坑蒙拐骗的人都作古了,只好来听你弹琴。”

她笑,给自己续了一杯酒,又把酒盏换到左手:“好吧,不管怎样,我也想给你讲个故事。不收你钱。”

他终于笑了:“你收我钱,我也不会给的。”

她抬起眼:“但是别忘了,百晓生从来不会做亏本的买卖。”

“算了,你还是讲故事吧。”

“好。”她喝了一口酒,把酒盏捏在掌心,开始讲故事。

“我曾经遇到过一个人,他给我讲了这个故事,但是很可惜,那是在他临死之前。而那个时候我很清楚,即便我医术再高,我也救不了他,只好听一听他的故事,至少让他好受一点。

“那个故事是这样的。

“曾经有一个人中了一箭,死了。那支箭的箭尾刻着给我讲故事的人的名字。于是死了的那个人的朋友们很生气,在江湖上逢人就说,他们要追杀那个给我讲故事的人。

“但其实他们没有。因为那个死了的人太有钱了,他的朋友们全都在想,我要是有他的钱该多好啊。于是他们只是说要追杀,实际上,没有一个人真的做了。他们做做样子,就回去分钱了。

“再后来,有钱的死人的朋友们终于分好了钱,他们才想起来,还有一个人要追杀,也就是给我讲故事的人,那个“杀人犯”。他们现在打着给死了的富人报仇的称号,所以如果不杀掉这个人,他们所有人的钱来的都名不正言不顺。

“可是他们又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,以他们的能力,他们打不赢那个给我讲故事的人,他手下有一整只军队。他们只好请了一个帮手。帮手负责帮他们打赢其他人,只要他们中的某一个人杀掉给我讲故事的人,他们就可以得到所有钱。

“可是谁知道呢,他们请的帮手杀了给我讲故事的人,按道理,富人的遗产应该全归帮手。帮手一个人却打不赢他们,只好把钱给了他们。并且,帮手被他们留了下来,继续为他们做事。

“但他们没想到,名字被刻在箭尾上的人临死前给我讲了个故事。

“这个故事是——他在和有钱人打架的时候从来没有放过箭,他以为是自己的手下放的箭,可是手下们告诉他,他们也没有放箭。况且他知道,即使放了箭,箭尾也不会有他的名字。

“因为他从来没有让任何人在箭尾刻上他的名字。

“故事讲完了。”她揽了揽被窗缝透进的风抚起的袖角,鬓角的发掩住的唇畔泛起一丝狡黠笑意,抬手举杯,“足以下酒么?”

对面久久没有答话。

“吧嗒”一声轻轻的响,像一滴水滴进酒杯里。

但是似乎多了几分咸涩。

这酒……可能开坛开得得太早了,她在心里想,要不怎么会苦得人眼泪都落了呢?

她仰头饮尽杯中酒,用手里的空酒杯敲了敲桌面:“我说了,百晓生从来不做亏本的生意。”冰雪一样清朗的声音愈来愈轻:“这滴泪,就是你要付出的代价。”

落了泪的人恍若未觉,缓缓开口道:“我记得,他走那天,我让你替他算上一卦。”她抬眼看他:“对。”他却不堪重负似的低下头:“可还记得卦象?”她笑了:“我这一生算过成千上万卦,怎能一个个记得牢?”

他似乎没指望面前的女子给他答案,又替自己斟了一杯酒:“是啊,你自然记不得。可我却记得很清楚。”

“那天你就跟我说了一句诗,说是听了便知道了。”

“你说,君埋泉下泥销骨,我寄人间雪满头。”

“那恐怕是你记错了,”她转过脸去看着窗外的开得正好的杏花,“我可不记得我说过这话。”

他只看着自己面前的的酒杯,上好的白玉澄澈而温润。

“既然记错了,那就忘了吧,忘了也好。”

评论
热度(2)

© 昔忆府君小虞 | Powered by LOFTER